手机游戏_网页游戏_网络游戏_捕鱼游戏_斗地主游戏下载尽在第七在线游戏网 > 找游戏 > 攻略心得 > 正文

刘乐贤:西八曼陀间房读博记

  发布时间:2019-03-26 02:19        点击数:

刘乐贤:西八曼陀间房读博记

李学勤

2019年2月24日,李学勤先生永远离开了我们,离开了他恋恋不舍的清华简。在先生离去以后的这一段时间里,我一直情绪低落,睡不好觉的老毛病又开始发作。在似睡非睡、似醒非醒之间,当年跟随先生攻读博士学位时的情景似乎还历历在目,却又有些遥不可及。

我是在1989年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历史系的,跟先生读的是战国秦汉文字与文献方向。当时社科院研究生院落座在北京东郊,地址是西八间房131号(后改为望京中环南路1号)。西八间房三年的读博经历对我一生影响很大,决定了我后来职业生涯的基本方向。先生对我的培养甚为用心,为我制定并实施了一套颇有针对性的计划。可惜由于我生性愚钝,并且努力不够,使得这一计划未能全部实现,给先生和我自己都留下了遗憾。现在先生已经驾鹤西归,我在悲痛之余经常会想起先生当年教我读书治学时的一些场景,感恩、愧疚之情萦绕心间,久久不能平静。

初次见到先生,是在1988年。当时我是中山大学中文系的一名硕士研究生,跟随曾宪通教授学习古文字学。这年已到研二,照例可以用学校的经费去外地考察一番。我跟师兄郑刚利用暑假的空闲,北上走访了一些地方。其时正值纪念中国古文字研究会成立十周年的大会(即第七届年会)在长春召开,会议由吉林大学承办。可能是因为那时参会人员并不太多的缘故,我们这样的在读研究生只要能够提交一篇论文,也可以作为正式代表参加。我和郑刚在曾老师的鼓励下趁考察之机参加了会议,并且向大会提交和宣读了论文。我提交的文章,是后来有幸收进会议论文集即《古文字研究》第21辑上那篇《古玺文字考释(十则)》的初稿。正是在这次会议上,我第一次见到了好多位古文字学界的名人,如胡厚宣、姚孝遂、李学勤、林沄等先生。我还专门找机会向先生提了一个与汉字起源有关的问题,先生做了简明扼要的回答。当时留下的印象并不特别,只觉得先生是位平易近人、易于相处的谦谦君子。要知道,那时先生在学界特别是古文字学界已经非常有名,中山大学几位研究古文字的老师对他也很佩服。在我们这些初学古文字学的人心目中,先生更是一位如雷贯耳的大师。但在这次会上特别是在向他请教问题的时候,我一点儿也没有感受到那种大学者常有的威严或架子。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先生时的印象。

虽然已经和先生打过交道,但当时一点儿也没有料到,自己以后会成为他的学生。其实,那时我压根儿就没有考虑过要读博士学位,当然也就不会去关心或打听先生是否有招生计划。之所以这样冥顽不灵,与我的成长经历有关。我出生于一个地道的农民家庭,与学术研究本来没有关系。1982年侥幸考入中山大学中文系,入学以后才知道自己对文学和语言都没有明显的天赋,也没有特别的兴趣。倒是对古字学这一少人问津的冷门学科,反而有些好奇。当时中山大学是全国唯一一所设有古文字研究室的高校,有容、商二老坐镇,其古文字学是全校乃至全国的优势学科。我因为相继选修陈炜湛、孙稚雏、张振林等老师开设的文字学系列课程,对古文字学有了一些了解。临近毕业的时候,因为担心学校分配的工作岗位不好,遂决定参加能够凭考分决定出路的研究生考试。这样,就自然而然地选择并考取了本系古文字方向的硕士研究生。在导师曾宪通教授的影响下,逐渐对战国秦汉文字发生兴趣,并且也偶有心得。记得上秦汉文字课时曾经交过一篇札记作为作业,曾老师收到后作了大量改动,并让我据此修改后再誊写一份给他。不久,曾老师告诉我已经代我将那篇札记寄给了《考古与文物》,并且说杂志已经回信同意发表。上述参加古文字年会的论文,也是在曾老师的鼓励下写成的。曾老师的刻意培养,可能已经在我的心中悄悄埋下了从事学术研究的种子。但是,我自己对此还没有清楚的意识。因为从改善家庭经济条件的角度出发,我觉得自己早就应当去外面参加工作了。所以,尽管那时已经对古文字学有了一些感觉,但并没有冒出过攻读博士学位的念头。

到这一年的下半年,已经进入研三,到了必须考虑毕业和工作单位的时候。记得此前曾经和郑刚师兄等议论过,觉得广州的商业气味太浓,准备从事文化工作的人还是去北京这样的古都工作更为合适。眼看大家都已经开始外出联系工作,我也有些着急起来,正准备去请曾老师介绍工作单位的时候,曾老师主动找我谈话,问我毕业以后有何打算。我将想去北京工作的打算告诉了曾老师,并请他帮忙介绍单位。曾老师对此表示理解,并说还有一个更好的机会,也可以实现去北京工作的目的。原来,曾老师刚刚收到李先生的一封来信,说是明年即1989年要招收战国秦汉文字与文献方向的博士研究生,希望推荐学生报考。据曾老师转述,李先生这是第一次在社科院研究生院招收博士研究生,是要为他主持的“战国秦汉文字汇编”项目培养人才,毕业以后要留在历史研究所做这一项目。战国秦汉文字与文献的方向并不陌生,我跟曾老师学的就是战国秦汉文字。在长春开会时已经见过李学勤先生,留下的印象还很清晰,显然是一位和蔼可亲的长者。指导老师和研究方向都这样理想,我听了以后不免有些动心。但因想到家里的经济情况,当时没敢痛快地答应下来。曾老师为此作过不少思想工作,给我印象较深的一句是:看你的性格,其实更适合于做学术研究。在曾老师的再三开导下,我终于决定报名参加博士研究生考试。不过毕竟事出仓促,我对跨专业报考历史系没有把握,遂请曾老师同时帮我介绍工作单位,以留后路。这样,在放寒假时我揣着曾老师写好的几封介绍信,踏上了北上联系工作和拜访先生的路途。曾老师的人缘真好,我在北京受到了好几家用人单位的热情接待,并且很快敲定了其中一家,即中国文物报社。有了接收单位垫底,我心里算是踏实下来,便去先生家咨询报考博士研究生的事情。先生热情地接待了我,表示欢迎报考,并对考试科目及参考书籍作了介绍,希望我抓紧时间准备考试。临别的时候,先生说想多了解一些我学习古文字学的情况,嘱咐我回去以后寄几篇文章给他,并说没有发表的稿子也行。




上一篇:廣州古典音樂市最大場培育春風化雨
下一篇:华中师大:打造“活动大唐豪侠型思政课”探索育人新模式

热门点击

最新动态